家教沙龍

“父子協議”引發家庭革命

發布日期:2015-12-09 瀏覽次數:724

 《父子協議》是一本與老周《我只養你十八歲》同樣具有轟動效應的體驗性教育紀實讀本,而且更滿足東方傳統文化的思維心態,該書圍繞一個東方式的家庭教育深化展開,作者親自記錄了自己進行家庭契約實驗的前前后后,以及實驗者和被實驗者之間的親密對話和心靈深處的撞擊……
  
    背景介紹:
  天津市中科院教授郝麥收在兒子郝丁中專畢業前與其簽訂《親子雙向自立協議》,兒子獨立解決未來,包括求職、婚育在內的重大問題,錢可以借父母的,將來償還,而郝麥收晚年也不需要兒子的贍養。他說服妻子,狠心地把見到人多就害怕20歲的孩子推到了社會大舞臺。懷著恐懼甚至仇恨心理的兒子,見父親真的不再管他,只得懷著少年的屈辱四處奔波求職。這其間可謂辛酸多多:當過廉價工,干過體力活,做生意賠得精光……
  20029月,郝丁終于走進《今晚報》,成為一名資深廣告人,其工資已超過父母收入的總和。此時,他才深深地理解了父親。從某種意義上說,郝丁的成功源自個人不懈的奮斗,但與父親的狠心不無關系。在跌打滾爬中深深體味到創業的艱辛、知識的重要,這些真知灼見對郝丁是非常重要的,也寄托著其父絕情背后的無限真愛。


  
                               第一位吃螃蟹的家教專家
  
  
  這是一個簡單、真實而又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家教故事。閱讀它,無論是家長還是孩子,都將獲益匪淺。因為它的反傳統的教育意義,孩子(成年后)和父母(年老后)相互自立,相互減輕負擔。因為它的獨一無二性,將契約文明貫徹到家庭內部,并且實實在在地執行著。
  在現代的社會,由于競爭帶來的壓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成為每一位父母的最大心愿。一方面,獨生子女肩負著成大才的重任,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另一方面,由于父母的過分溺愛與縱容,獨生子女處處依賴著父母,獨立自主的能力非常糟糕。這種結果,是目前中國獨生子女教育的一大問題,而郝麥收實行的協議式家教方法,為很多獨生子女家長敲響了警鐘:趁早讓孩子學會自立,不要到關鍵時刻才強制孩子斷奶,否則一不小心會害了孩子,也害了自己。
  因而,能夠在父母對獨生子女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百般嬌貫的時代,讀到《父子協議》這樣一個以寶貝兒子為實驗對象進行親子雙向自立、逼兒子走向自立的真實故事,實在是令人震驚而又讓人佩服。中國幾千年文明歷史,家庭生活和父子親情一直遵循著一成不變的農業社會的情感方式:“上一代人與下一代人相互依賴,彼此都不獨立。因此,親子協議簽訂后,它獲得更多的是指責與不滿,而郝麥收也成為這場家庭革命的始作俑者,背負著絕情、冷酷的父親稱號。但是,面對著重重的壓力,郝麥收卻義無反顧地將協議進行到底,正因為他作為一個父親對兒子擁有的一份由失望到希望的嚴厲的父愛,才有了今天成功地走向自立的郝丁和一家人的和諧幸福。
  在此感謝郝麥收教授,作為一名天津社會科學院的老年問題研究專家,本是潛心研究老年問題的,卻突然發現自己的獨生子養成了獨生子女身上所有的毛病:不愛惜東西,動手能力差,沒有自制力,不負責任,并且胡作非為。對于這樣一個沒出息的獨生子,郝麥收急壞了,看來不光要研究老年人問題,還要研究獨生子女的教育問題。一開始,郝麥收運用家長制的教育方法:說、打、罵。但是,兒子就是一根筋:反正我是你們的獨生子,再氣我也不能不要我。最后,郝麥收沒轍了,通過研究西方社會的家庭教育方式,他決定以此來好好地整治兒子,由此逼兒子與他簽訂親子雙向自立協議,對兒子實行四不管(高等教育費用、工作、結婚成家、培育子女),而兒子也可以不管父母的老年生活。一場家庭革命不可避免地爆發了……
  現在,郝麥收的實驗成活了,獨生子郝丁也終于明白了父親當初的良苦用心。其實,親子雙向自立協議只是個手段,它的主要作用是幫助孩子強化自立的觀念。協議代表著共識,也代表著自律。
  本書由一份沉甸甸的協議引出故事的整個情節。讀完本書,您會發出一聲長嘆:可憐天下父母心!作為父親,郝麥收給了兒子無限的愛,但是被愛的一方郝丁,卻漠視這份父愛,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不但不珍惜,而且肆意糟蹋它。等到一紙協議擺到面前時,才如夢初醒。郝麥收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家教專家,個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家庭教育行動,應該引起廣大獨生子女家長的深思。